• 2008-12-26

    好色之徒

         工作、生活还是那个样,变化的只是把文字换成了油画纸,文字和绘画都算一种语言,我只是在不同的时期更换了不同的语言,画画能让我安静,安静下来的感觉很好;文字让我审视自己,也许现在我不需要审视,只需要变成一个好色之徒,所以画画我会继续,至于文字一切随心。
  • 2008-08-29

    暂 别

    世界在你掌中,你在谁掌上?

    世界在你梦中,你在谁梦里?

    寒雨的子夜,你用来回忆还是遗忘?

    你厚了,或更薄了,订明日的盛宴还是向昨日赋别?

  • 2008-06-13

    流浪的人

    我在流浪,却不喜欢流浪,没有归属的心总要找到一块落脚的净土!

  •  在我们不可把捉的尘世的运命中,我们不要管无情的背弃,我们不要管苦痛的创痕,只要维持一瓣香,在长夜的孤灯下,可以从陋室里的胸中散发出来,也就够了。

        连石头都可以撞出火花来,其他的还有什么可以畏惧呢?

  • 2008-04-21

    谁比谁更孤独

    我们都同样这样的孤独着。但是,谁又比谁更孤独呢?
  • 2008-03-15

    笨笨的相爱

    笨笨的相爱;呆呆的过日子;拙拙的相恋,从青丝到